奇迹恩典

摸鱼存档点

潮霉素:

    离家流浪不过一念之间,我从祖父家的阁楼里翻出一个皮箱,几番摸索之下总算找着了开关,皮箱猛地弹开,糊了我一脸灰尘,我咳嗽着拂去散在空气里的尘埃,第一个进入被生理泪水模糊了的视线中的是一张地图。这张地图的年份已经很久远了,泛黄的羊皮纸忠实地记录着墨水留下的痕迹,我眯着眼扫过上面的地名,全是用我看不懂的外文写的,歪歪扭扭辨不清是哪国语言。于是我暂且放弃辨认文字的想法,撇开这张地图看看箱子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,结果只看到了两枚戒指,指环偏似树枝弯曲黏合后模样,中间镶了宝石,一颗绿松石一颗紫水晶,宝石的内里似乎还刻着名字,不过我是实在认不出来了。我拿着地图和戒指去找祖父问这些是什么,他颤巍巍地带上老花镜,眼睛使劲往前凑——我觉得祖父的眼镜已经要贴上去了——他的眼睛快缩成一团了才放开那张地图,摘下老花镜又恢复到平日里老神在在的模样,一手点着梨花木椅的扶手,慢悠悠说这是很早以前的地图了,应该是吟游诗人的手笔,地名的写法真是罗曼蒂克啊,祖父发出一声喟叹,至于戒指嘛,两个没什么特别的人名罢了。我不禁幻想出一出西幻风的浪漫爱情剧,游走天下的游吟诗人在旅途中遇上了如火般热情的姑娘,他们在篝火晚会上起舞,在酒馆里交换唾液,在广场上和着鲁特琴的音乐而歌。他们的灵魂生而契合,游吟诗人与姑娘在世间旅行,他沿途记下路线,为每一个地方起了新的名字,合成了这幅地图。我抄起地图,兴致勃勃地与祖父讲我要去旅行,去寻找游吟诗人的脚印。

评论
热度(2)
  1. 🐬潮生🐳🐬潮生🐳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奇迹恩典

© 奇迹恩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