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迹恩典

摸鱼存档点

整理一下

潮霉素:

把草稿拖出来单开一条
存太多了我就更懒得写了……


㈠Flower
*并不是花吐的花吐
*本来写来调整状态的结果好像起了反作用……


    一片紫色的花瓣躺在他的手上。
    安迷修垂着眼,看着手心的紫蔷薇,一时竟不知作何反应。该哭?该笑?还是该去寻求自己暗恋的人得一个解脱?每一个选项看来都不甚稳妥,反而会在这弱肉强食的凹凸大赛中给人落下把柄——看啊,大赛第四这是爱上了谁呀?
    他沉吟良久,决计能瞒多久就瞒多久,横竖他是个独行侠,也无需跟队友交心交底,近期的计划也要改变下路线了,总之不能去到人多的地方免得……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思绪,被惊扰的鸟类四散飞走,雷霆自半空降下,星点的电火花落到瑰丽茂盛的植株上,安迷修沉下脸唤出凝晶流焱,脚踏凝晶就飞了过去,流焱紧随其后挥出一道热流阻碍那人的攻击。“安迷修,坏人好事可不是值得称赞的行为。”雷神之锤自上而下砸在地上,万丈光芒迸发开来,他踏在地上冷流与热流汇聚生出风暴,借机将那人纳入庇护之中。“恶|党,你这可不叫好事。”他应道。
    他们实力相近 不到拼死厮杀的时候是分不出胜负成败的,因而也总是点到即止,这话说来其实有点奇怪,在旁人看来他们每回打架的仗势都像是仇敌互殴,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这点程度压根不算什么,若是真的死斗反而会让旁人占了便宜,得不偿失。
    最后以一记重击作为结束,俩人身上都挂了彩,安迷修正欲带着那人离开此地,却忽然听见一声干呕:红色的纤长花瓣自雷狮口中涌出。
   安迷修一脸震惊,刚张口想说什么就感到一阵恶心又吐出几瓣紫色的花瓣。卡米尔当机立断让佩利干掉那个参赛者,随即推着看戏不嫌事大的帕洛斯迅速离开战场给俩人腾出空间。安迷修沉浸在雷狮吐花的震惊中,一时不察竟让海盗团得了手,眼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和雷狮两眼相望凝噎还是怎么的。他犹豫半晌才开了口打破这该死的沉默:“雷狮,你是不是得了……”后半没来得及出口就被黑着脸的海盗头子踹回了胃里。
   
[1]花语相关:
紫蔷薇:求而不得的爱情
红色石蒜:恶魔的温柔


㈡仅此一次的温存
*秒速脑洞,懒得理线
*于是很嘈


    休战日。
    在预赛结束后给予参赛者们稍作喘息的时间。
    这听起来着实有点微妙,毕竟凹凸大赛是什么性子大家都知道的,比赛中途甚至临时追加规则只为了引起争斗,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此显得更为鲜明:兄弟自相残杀,父子就此别离,恋人分道扬镳,挚友反目成仇,都是再常见不过的景象。
    可天使长都这么说了,有何苦给自己多增负担呢?因而仅剩的一百号人便各自散了去,唯有眼高手也高的预赛第一不是那么满意——裁判长告诉他在此期间不得打架,他的大罗神通棍被死死压在某处的山下,直至三天后才能归还原主。
    预赛第三,海盗头子,雷狮也不那么满意,他被告知自己不能取回自己的爱船大羚角号,理由是怕他逃跑,而抓回或者处决参赛者都是件麻烦事。雷狮极其不快,可他也做不了什么,休战日参赛者的元力被限制到最低,若非如此嘉德罗斯早就把凹凸大厅毁到需要回炉重造的地步了,他顶多也就徒手拆掉那么两三个裁判球,把圆滚滚的球从中间剖开,随意拆解电路板再装回去, 再看着裁判球被动地自我毁坏,得不到分毫乐趣,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
    那现在要做什么?雷狮无所事事地站在大厅里,帕洛斯和佩利被他遣开了,两人自会自己找乐子,他的堂弟卡米尔也让他自己去做点什么,总之别跟着他,他的弟弟应当是能自主处理好这段时间的分配的,要不怎么当得了海盗团的军师。冷气扑面而来,白衬衫的“骑士道”踏着冷流剑落在地上,雷狮忽的有些不忿:凭什么他能继续用着元力武器?
    殊不知安迷修这是通过对元力的精准控制才让元力武器显了形,只为在恋人面前耍耍威风,反倒成了败笔,在伊始便落了下风。是,你眼睛没有出问题,耳朵也灵得很,的确如我所说,大赛的第三名和第四名,一见面就干架频率比一二名还高,一边叫人傻逼骑士一边叫人混蛋恶|党,成天就知道神仙打架还或及无辜群众的这两位,是恋人关系。
    看不出来吧,不过要看的得出来就有鬼了,试问哪家恋人成天动剑动锤的,可不就这俩奇葩嘛!


㈢萍水相逢
*那天他死了里边唯一一个非学pa
*神奇逻辑
*私货online


    飞艇摇摇晃晃落到地上,驾驶舱门打开,滚滚浓烟与驾驶员一同跑出来,控制面板上红蓝绿的警示灯疯狂切换着,穿透力极强的笛声刺痛了人的双耳。另一处舱门被人踹开,滑轮直接脱离轨道,要掉不掉地悬在半空,唯一的乘客面色不善,大半身子都沾了灰。搬运人忙不迭跑过去致歉,足有半人高的杂草直戳戳戳到他脸上,配上几近黑屏的显示器倒有那么两三分喜感。“真的非常抱歉,毕竟这已经是旧型了……不不不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!能修好的!会修好的!……时间?大概,三小时左右吧,请您……”搬运人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乘客的面部表情,显示屏闪了又闪切出一个谄媚的表情,“稍微等一等,可以趁这段时间到处走走,不计入收费的。”闻言这人嗤笑一声,似是在用表情传达“这都还要收费是真的想被大卸八块”的意思,也没再说什么,手插进牛仔裤口袋溜达着走开了。
    此处是个无人星,准确来说,是个被废弃的星球,
    后续是安安狮狮谈人生然后狮狮就走了(什么)


㈣此去经年
*和我暗恋的死对头见面了怎么反应在线等


    安迷修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KTV的包厢门口,长叹一声,他本是无意来今年的班级聚会的,凯莉打来电话时他还在办公桌前核对信息,为的是再过几天的一场说不上重要的会议,安经理出于负责任的观念是决计不会缺席的,也是拜他这古板的观念所赐,这人才在区区经理的位子上呆了整整三年还没动静,一个刚进一年的新人都比他吃得开,不出所料顶替了原定给安迷修的外出研修的名额。“欸,我说班长大人,毕业十年了也没见你来过几回同学聚会,这回的还不来也太过分了吧?雷狮这回都回来哦——”凯莉在电话那头拖长了话音,“十年了,盗○笔记都开新篇了,我们班却连个人都凑不齐——”“好好好,”安迷修拿她这套没辙,只得举手投降满口答应,“我去,我去还不成么,你回头把地址发我短信。”目的达成后凯莉也就不再捏着嗓子说话:“那就这么决定了,三天后见~”
    于是他现在就站在了这里。一个路过的服务生奇怪地看他一眼,似是以为这人是要当场捉奸还是怎么的,犹犹豫豫着要不要上前问两句,两相权衡之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身离开了——要是碰见个疯子可咋办啊,这年头疯子一个个穿着体面的私下可不见得如此。安迷修思忖半天还是伸手扣响门扉,却无人应答,他疑惑着旋了旋门把,锁着的。这可就奇了怪了,他掏出手机对了一眼,确定自己没找错KTV,那就是——他抬头看了看门号:422,瞬时明了自个儿是找错间了,短信上明明白白标着的是432。
    得,他挠挠头,意欲重新寻找此行的目的地,背后就响起了个熟悉的声音:“哟,这不班长大人么,傻站那做什么?”是雷狮。
    他摸摸鼻子转过身去,状似无意答道:“我这不是,找错地方了嘛。”


这个其实有点意向搞成个小连载?不过按我的尿性估计是随缘更(ntm)


㈤创世纪
*似ココロ的补充剧情(番外写的比本篇多也是没谁……)内容十分丧病。
*题目名字好难取…于是搞了个看起来很nb实际上就是装b的题目(ntm)


    宇宙最早的时候仅为虚无,然后虚无中诞生了卵,内里含着一个生命,卵壳过硬,它用尽全力也无法打破,便弃了这个念头,老老实实地在壳里待着。可这个卵里头只有它一个生命啊,那实在是太无聊了,于是在它心念流转之下,卵中现出了许多东西,第一日是光,分割日夜;第二日卵黄沉降,卵清升起,是为天地;第三日有水,生蔬果植株;第四日造物,星球由此而生;第五日为野兽,伏地的游行的;第六日它觉孤身无趣,便依着自己的模样造就了人;第七日它觉着无什么需要增添的来,就去休憩,人尊其为创世神,便以七日为期,划分日月年等。[1]


[1]有参照《圣经》


基调搞得太大了弄得我不好接沙雕剧情于是搁置……


㈥只有安迷修不在的世界


    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。
    黑发青年自睡梦中惊醒,冷汗沾湿里衣,实木地板映入眼中,他动动手脚,发麻的四肢渐渐恢复知觉,床榻柔软的触感告知这人此处是哪——积分系统特供的安全屋。我为什么会在这?他勉强从混沌不清的脑子里扒拉出点有用的信息:自个儿昨晚跑到


假的日式轻小说style,还挺好玩的这个脑洞()



然后我很想把灵倌倌之前嗦的披萨爱情故事搞出来恶心(?)她,三小时爱情300字搞定(什么)
还有另一篇码的存梗也还剩下四五个……
啊……怎么回事呢……

评论
热度(4)
  1. 🐬潮生🐳🐬潮生🐳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奇迹恩典

© 奇迹恩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