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迹恩典

摸鱼存档点

关于文字

我是个自私的人,我写文的目的也很自私,我想让能看到这玩意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在想什么搞什么;对于文字的究极理想是让人从第一个字开始就不能停下,必须一一地看完它,才会如释重负,随后又念念不忘地再阅一遍——并不是那亚特兰蒂斯,是将它毁灭的无比平凡的,平淡却杀人的文字;我曾经见过那文字,那创造力要将我吞没我也是会欣然接受的,但我估摸着究其一生都创作不出那样的作品来,我在所谓最有想象力的年纪里也只能写出索然无味的句子,更何况以后。

评论

© 奇迹恩典 | Powered by LOFTER